长白之远

高堂明镜悲白发,长白月远寄相思

【宋晓】拂晓辰星-番外小段子

1、晓星尘一直不知道问什么那一日宋岚会突然间跑过来一剑斩了薛洋,总感觉宋岚有什么事情瞒着他,可他每次问宋岚的时候都会被对方岔开话题,要是被逼急了还会用手覆住他的眼睛,低声的问“疼吗?”

2、当然疼啦。晓星尘一瞬间感慨万千,然后就会注意到宋岚身上不同寻常的低气压,果断开始转移话题,话题岔开很远之后晓星尘才反应过来又被宋岚糊弄过去了。后来晓星尘就不问了,能逼得宋岚连苦肉计都用的,一定是怎么样都不会说的了。

3、宋岚想过如果薛洋提前死了的话会不会影响莫玄羽献舍,所以一直注意着外界的消息,听说含光君带着一个疯子断袖回到云深不知处的时候他就放心了。

4、少了义城这一环节之后似乎没太大的改变,后魏无羡和含光君两个人还在聂明玥下葬之后专程来拜访他们一趟。

5、晓星尘最近很苦恼,自从上次魏无羡来过和阿箐不知道讨论了什么之后,阿箐看他的目光就越来越诡异。虽然已经知道阿箐不瞎了,但是想这样盯到他发毛的时候也是绝对没有的。

6、阿箐也很纠结,得了魏无羡的“真传”之后阿箐深深的觉得自家两位道长进展太慢了。最后……阿箐想办法弄到了点催情香……

7、点完香之后阿箐脸蛋红红的蹲在自己经常听墙角的地方准备暗搓搓的看看后续发展,结果被宋岚给拎着出来,表情严肃的告诉她这样做是不对的,然后衣裳翩决的进去了。…?他进去了?!


8、宋岚内心:这种事情怎么可能让你看见。

9、阿箐如果知道她这么容易弄到的催情香是因为宋岚在后面暗中帮忙,她绝对不会那么果断的把香点在晓星尘的房间的,宋岚分明是个大尾巴狼那里用她担心,需要担心的分明是他家天真单纯的晓道长啊!

10、晓星尘:…………

11、晓星尘很委屈,晓星尘不想讲话。

哈哈哈,就是日常甜向,谢谢每一个看的小天使

拂晓辰星(下)

晓星尘闻到了血腥味,出声问道:“怎么了?”

宋岚拿着剑的手微微颤抖,那个人的声音一如既往。
“是你?”薛洋微微眯起眼睛,这些年他有意在晓星尘面前一点点的恢复自己的声音,所以哪怕宋岚能听出来晓星尘一时间也听不出来,可是他记得那个人的声音,那个人说“星辰。”

晓星尘呆愣在原地,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那个人长剑出鞘,剑尖斜指地面的样子。

说来奇怪,他目盲多年,可宋岚的样子却是刻在脑海中,任时光流逝,未曾褪色半分。

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声音近乎低不可闻的问:“子琛……是子琛嘛?”

就像是上一世很小心很小心的问自己一样,霎那间宋岚仿佛又看见了前世的晓星尘,那个跪坐在地把自己缩的很小一团恨不得消失在这个世界上的,留着血泪决然自尽的晓星尘。

血丝布满了眼眶,宋岚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这已经不是前世了,不要吓到晓星尘。转头怒视薛洋:“你该死!”

“子……宋道长。”不明所以的晓星尘以为宋岚没有回答他是因为还是不想见到他,更不知道为什么宋岚正在处于一个极端的情绪中,小心翼翼的改了口,还企图拉住暴怒中的宋岚。

“宋道长你怎么找过来了?莫非不记得自己说过什么了?”另一边的薛洋却是率先开口。这一句话,晓星尘便知道这个陪着自己几年间的少年只怕并不是一个普通人,对自己往事竟然如此清楚,又被宋岚如此记恨。

重点提示太过明显,几乎是一瞬间晓星尘就猜出来这个人是谁,他脸上本来就没有多少血色,听到这个名字后, 瞬息之间褪得干干净净, 嘴唇几乎成了粉白色。

薛洋动作飞快的想要挟持晓星尘,刚刚的时候他就想过对策,单打独斗他肯定打不过宋岚,搞不好晓星尘还会和他一起收拾自己,倒不如先劫住晓星尘,宋岚怎么样也会投鼠忌器。

可惜宋岚对他的阴险也算是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比他更快的挡在晓星尘面前,一个照面就镇的薛洋拿着剑的手几乎不稳。

宋岚不欲与其废话,直接拎着剑上去招招向薛洋的命门招呼,薛洋自知不敌大声疾呼:“宋道长,你就不想知道晓星尘这么长的时间都干了什么吗?”

他算是看清楚了,眼前这个宋岚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他自己的事情完全不当回事连说过的话当放屁都做得出来,唯一能影响到他的只怕只有晓星尘了。

晓星尘茫然的向薛洋的方向看去,宋岚和薛洋同时出现在他眼前的刺激太大,导致他并没有听清楚薛洋说些什么,只是下意识的看向声音的来源。

宋岚眸光冷凝,几乎是凝成实质的戾气,连门外偷偷看着的阿箐都不由得害怕。

深知不堵住他这张嘴只怕一会什么都被薛洋说出去了,于是心中所有的怨都化成了往薛洋身上招呼的剑光。

薛洋咬咬牙自己说着:“你知道,你那位好道友、好知交,干了什么吗?他杀了很多走尸。斩妖除魔,不求回报……”


不等他说完,宋岚一剑刺了过去,以前那些事情能瞒便瞒,这次他就是要护晓星辰一世安好,谁来谁死。

拂雪所及之处,血如泉涌,薛洋捂着动脉倒了下去。
正在此时,白雾中却突然冒起冲天的蓝色火焰。

传送符!

宋岚听魏无羡提起过,反正薛洋被他划断了动脉,看这出血量肯定是死了,阴兵虎符什么的也懒得管,只是当晓星尘就这么活生生的站在他面前的时候,宋岚反而不知道说些什么了。

“对不起。”眼看着晓星尘的情绪在自己面前一点点的低落下去,似乎自己在不开口晓星尘就要来一句“我们不熟。”了。只好上前一步开口说道,还下意识的把晓星尘的手牵了过来。

直到将晓星尘牵在手里,宋岚才感觉一丝活着的意味,薛洋的感觉也没有错,宋岚前世目睹晓星尘惨死,又被他控制多年,带着晓星尘的锁灵囊行尘路的时候也无时无刻神经不在紧绷着,哪怕亲手将薛洋斩首也没消减半分。

而现在,晓星尘就在眼前,宋岚积压了两辈子的戾气悄无声息的散了干净。

“不是的,宋道……子,子琛,我……”晓星尘磕磕绊绊的说着话,宋岚轻轻将手抬了起来,本想遮住晓星尘的眼睛,刚抬起来心中蓦然一痛,将手覆在了晓星尘的额头。

“是我不好。”……这句话说的宋岚差点没咬到舌头,这个含光君哄他家小娇妻的语气是怎么回事,宋岚硬着头皮接着说:“跟我回家好不好。”

说完还狠一狠心把额头抵在自己放在晓星尘额头上的手,两人几乎是鼻尖点鼻尖的距离。

星辰,星辰,星辰……

你可知,你眼中有万丈辰星。

可你却……

晓星尘有些手足无措,以往两个人可从来没有这样近距离过,听见宋岚的话低低的回应了一声:“好。”

宋岚朗声笑了起来,拉开了两个人的距离。

日后还长,我会一点点的渗透到你的一切里的。

因为你就是我的拂晓辰星,天边最亮的星。


抬抬头喊了声:“阿箐,我们回家啦。”


阿箐小跑着溜了出来,也许是受到晓星辰的影响,刚刚这个人的可怕都忘在了脑后,凑过去问:“道长说,他有一位至交好友,就是你嘛?”


晓星辰感觉脸似乎又烧起来了,这种被人知道自己怎么说彼此的,着实叫人难为情。


宋岚却揉了揉小姑娘的发顶,难得的开了句玩笑:“那是当然,他这么好看除了我别人都不愿往他身边站。来和我说说你们这些年都过得怎么样啊……”


宋岚虽然是对着阿箐说的,眼前却一直盯着晓星辰,似乎要把这些年落下的都补回来,一眼,彷若万年。


——END
感觉宋道长有点微微黑化,咳咳,毕竟被虐成这个样子,这个小短篇完结啦,谢谢

【宋晓】拂晓晨星(上)

宋晓,拂晓辰星
#宋岚重生梗
#晓星尘那么好,自然要捧在手心里

宋岚带着两个锁灵囊走过很多地方,就像以前和晓星尘一起夜猎,行遍大山大水,看遍大江大河。晓星尘的锁灵囊一直没有变化,倒是阿箐的魂魄首先恢复过来,毕竟不似晓星尘那般半点求生欲都没有。
宋岚想过把阿箐送去轮回,阿箐倒是闹了起来死活不肯投胎。她自己既然能恢复过来,道长肯定也可以,他还说没有亲眼看见道长恢复怎么舍得离开。
若是阿箐就这样任性的无理取闹宋岚自然能硬下心肠强硬着送阿箐走,偏偏阿箐嘴上说着狠话,眼泪却一直在眼眶中打转,明显就是强忍着。
她这样倒是让宋岚有些不忍,正准备点头却发现晓星尘的锁灵囊微微烫了一下,虽然很微弱但是足以让宋岚欣喜若狂。这么长的时间里来晓星尘终于有了一点反应。
劝走了阿箐之后,宋岚继续一人行走着,学着蓝湛逢乱必出,只可惜在一次的夜猎中估错了彼此的实力,在最后一刻宋岚拼命的把锁灵囊护在身下。可惜,到底还是来不及看晓星尘最后一眼。
如果……
宋岚从黑暗中挣脱出来,仿佛从深海中漂浮了出来下意识的抓住身边的人,入眼的是炫目的阳光,刺的宋岚眼睛微酸。
“这位道长,你怎么了?”小姑娘的声音从身边传来,宋岚这才察觉自己紧紧的抓着小姑娘的胳膊,力道大的阿箐忍不住微微呲牙。
“阿……箐?”宋岚已经很久不能开口了,几乎忘记怎么说话,声音哑的厉害。
好在因为刚刚见过阿箐并未怀疑宋岚为什么知道她的名字,只是问出了自己的话:“这位道长,你找那位道长做什么呀?”
一种让他几乎不敢想象的猜测瞬间涌了上来,让宋岚几乎是瞬间就红了眼眶,哑着嗓子问道:“你见过此人?”
阿箐看的分明,眼前的人手都抖了起来,却还是道:“我好像见过,又好像没见过。”
上一世和晓星尘见面的这一天宋岚已经回忆过无数遍了,几乎是每一个细节都刻在宋岚心里,宋岚脱口而出:“如何才能见过?”
“你回答我几个问题,我说不定就见过了。你是那位道长的朋友吗?”
“是。”宋岚答的肯定不再犹豫,若是星辰不愿见他,他也要亲口对星尘说一句对不起。
“那位道长多高?是美是丑?剑是什么样的?”“身量与我相近,相貌甚佳,剑镂霜花。”宋岚对答如流,阿箐不疑有他便道:“我知道他在哪里,道长你跟我走吧!”
哪怕宋岚重新经历过一次此时也忍不住近乡情怯,前往义庄的路上反复的推测各种弄死薛洋可能。最好的办法就是不必和他废话,上一世因为薛洋的话自己方寸大乱才被他偷袭成功,这一世该知道的也知道了,能一剑劈死薛洋是再好不过的。
宋岚带着这样的心思跟着阿箐前往义庄的方向,并不似前世那边急切反而让薛洋在他们之前进了义庄。
等宋岚到的时候屋子里的两个人刚好是薛洋向外面走准备出去买菜,宋岚二话不说的上去敲门握着拂雪的手几乎青筋暴起。倘若开门的是薛洋便一剑斩了,倘若是星辰……
索性老天还是听见了宋岚的祈祷,屋子里面薛洋的声音响起:“我去吧,莫非是阿箐这样丫头回来了?怎么还知道敲门了?”
门打开的一瞬间,宋岚剑光落下,薛洋到底还是警惕性过人,连连后退,本该将他斩首的剑只是在他身上划出一道几乎刻骨的血痕。

尽量快点更完,就是一个短篇啦

男神他,帅裂苍穹!